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> 国医狂妃:邪王霸宠腹黑妃 > 第86章 献身
  “太过分了。”从厨房走出来的轻舞气的捏紧拳头,一路小跑回到添香殿。

  “怎么啦?”素暖正脱衣服,准备沐浴。木桶里冷水已经备好,晒干的玫瑰花瓣吸了水娇艳欲滴的伸展开来。一切就绪,就差热水。

  轻舞气呼呼道,“王妃,快别脱了,小心凉着了。厨房没有热水供给添香殿。”

  素暖扯开的锦袄又合拢起来,蹙眉,“大冬天没热水可怎么过?”

  轻舞解释道,“锦王妃,不是没有热水。是没有供给添香殿的热水。”

  素暖手里的毛巾啪一声丢在水里,溅起巨大的浪花。双手叉腰愤愤不平道,“死妖孽,小心眼。”

  撸起袖子,“枪杆子里出政权,看来只有抢了。”

  红拂会意,郑重其事道,“我去!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  果然没多久,轻舞就提了两大桶热水来。

  轻舞狂喜,对红拂敬佩不已,竖起大拇指赞叹连连道,“红拂,你真是太能干了。”

  红拂受宠不惊,只是十分淡然的站在边上。

  素暖沐浴完毕更衣,从萧夫人精心制作的衣服里选了件宫缎素雪绢丝亵衣亵裤,然后就罩了件十分华丽的曳地鸳鸯蝴蝶烟罗裙,披了件厚实的白狐毛镶边织锦披风,冻的打了喷嚏,却强颜欢笑。

  “美丽冻人!”素暖一边打寒战一边说。

  惹得轻舞红拂忍俊不禁。

  夜黑如墨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明泽殿的灯,早早的媳了。

  素暖刚走到半路上,眼前灯火通明的寝殿忽然就漆黑一片,没入在夜色中。

  素暖脚步一滞,轻舞搀扶着她,不知所措的问,“王妃,殿下歇息了?要不咱们回去吧?”  素暖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,好不容易大动干戈的准备一场,在木桶里都快搓破一层皮了,衣裳上的精油喷了好几种,淡淡的,若隐似无的,调到她喜欢的程度。到现在,就因为那个妖孽忽然早睡了,

  她就得前功尽弃?

  他是故意的吗?

  “不。”素暖坚决的否定了轻舞的提议。脚步加快,在黑夜的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。

  好不容易摸到明泽殿门口,素暖悄声交待了轻舞几句,轻舞便退下了。素暖鬼鬼祟祟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  “谁?”属于男性的大提琴音,夹着摄人心魄的威慑,与此同时,一把明亮的匕首,朝素暖飞了过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素暖杀猪般的声音惨绝人寰的响彻在整个大殿之上。

  她确实吓傻了。本就一门心思琢磨着如何和这妖孽靠近乎,哪里曾想到迎接她的是一把快如闪电的刀光。

  床上的人辩清素暖的声音,一个凌空腾跃,抱着素暖躲过了暗器。

  怀抱里的小人儿,衣裳薄的可以触摸到她曼妙有致的身体。锦王蹙眉,这傻子大晚上跑到他这里来?莫不是梦游了?

  手指一弹,一盏盏灯豁然亮起来。

  素暖狼狈的从他怀里滚落出来。受了惊吓,本来准备好的开场白已经抛之脑后。

  只是拘谨的望着锦王。

  锦王站起来,纳闷的望着她,这傻子穿这么薄?偷偷摸摸跑到他房间来,若不是他足够了解她,他差点就自作多情的以为她是来献身来了?

  “说吧,你来做什么?”锦王坐到床上,板着脸冷冰冰问。

  素暖丹果般的红唇动了动,尼玛,她都做的这么明显了,身上写着淫荡,脸上摆着欲求不满,他看不出来?

  “你……看不出来?”素暖反问。

  这种事,她是女孩儿,还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啊。

  锦王打量着她,眸子里流光溢彩,“该不会,是没水洗澡,找本王借热水来的吧?”

  榆木疙瘩!

  素暖哀怨的瞪着他,“我洗过澡了!”

  锦王怔了怔,脸上蔓出疑色。“你不会是有事求本王吧?”

  素暖还没有回答,就听见锦王自说自话起来,“若真是这样的话。你可以回去了。本王不会帮你的。”

  素暖有些气恼,“我都没说求你做什么?你就拒绝我?”

  锦王魅惑一笑,有毒,“是,只要是你求本王,本王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你。”

  素暖就像一只不断被吹气的气球,特别是看到某妖孽那张欠揍的脸,就特么来气。

  素暖气的走到他床边,指着他的鼻子毫不客气的数落起来,“你,小气鬼,自大狂。我才不会求你呢,我宁愿去求阿猫阿狗,也不求你。”

  锦王捉住她那只飞扬跋扈的手,愤愤然,“这可是你说的?永不求我?”

  “不求。”素暖特别有骨气道。

  转身就走!

  不欢而散!

  平静的心湖,仿佛被投石如海,激起涟漪。锦王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  脑海里,不知为何总是浮出他抱着锦王妃躲避暗器的那一幕。

  他的反应,是多么诚实,忠于他的感情。

  不可置疑,他是真的不可自拔的爱上那个傻子了。

  他抱着她,心里欲火焚身。

  幸亏他是异常理智的人。及时遏制住了自己的情感,并且趾高气昂的在她面前扳回一城。

  因为得瑟,唇畔蔓出妖冶的笑。

  翌日,阿九端着洗脸水进来,一脸神秘莫测的笑。

  锦王望着他傻不愣登的模样,蹙眉,“阿九,有什么喜事,报来爷听听!”

  阿九一愣,“爷,喜事,不也是爷的喜事吗?”

  锦王丢了洗脸帕,闷声闷气道,“爷能有什么喜事?”

  阿九上前,惊异的问,“昨夜锦王妃留宿明泽殿,锦王和王妃不是好上了吗?”阿九两根拇指碰在一起,神采飞扬道。

  锦王望着阿九,表情愈发的凝重起来。

  昨夜,那傻子过来找他,难道是这个意思?

  她沐浴过了,还穿那么少?难道她还找他,是来献身的?

  摇摇头,想到她之前为拒绝跟他圆房的种种劣迹,又觉这样的想法很不实际。

  再说,她是女子,哪有女子厚脸皮到这种地步?

  阿九望着主子一向俊美如铸的脸时而青,时而白,精彩纷呈,顿觉情况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乐观。

  “爷,你该不会没有和王妃成好事吧?”

  “阿九,我把傻子给骂走了。”某人无比懊恼道。

  昨晚,至少应该问问她找他做什么?

  阿九差点瘫软在地上。  爷啊,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怎么昨晚的智商就那么脱线呢?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