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> 国医狂妃:邪王霸宠腹黑妃 > 第18章 疑窦暗生
  素暖未曾想到,她的母亲,在她和大姐之间,如此轻易的,眉头不皱的,就舍弃了她。

  当轻舞告诉她,她的母亲让她在日后的问审中做伪证,证明催情香是她这个傻子送给姐姐的时,素暖一颗心,仿佛被生煎了般。

  虎毒不食子啊!

  她的母亲就因为她是傻子,把她当做废棋,一遍一遍的利用,一遍又一遍的践踏着她柔弱的心。

  她还配做她的母亲吗?

  素暖躺在贵妃椅上,听轻舞义愤填膺的讲完这些事后,闭目养神起来。

  轻舞余怒未消,“王妃,这百两黄金,是不是该还回去?”轻舞思路单纯,以为还回去了,便表明自己忠君不二的决心。

  可,还回去做什么?打草惊蛇?

  素暖睁开眼,道,“日后用钱的地方多得很,我母亲不缺这点金子。”

  她们,不就是拿捏着她是个傻子,还是个哑巴,不能为自己辩解么?

  她会让她们很——失望的。

  一道颀长巍峨的身影矗立在窗前,鹰隼的眸子锐利的盯着正前方的海棠花,俊彦微蹙。白天的事,他思虑许久,所有的悬疑在他抽丝剥茧下,答案就要呼之欲出。可是,最后却又全部被颠覆。

  因为她是个傻子。

  阿九无声无息的走进来,可还是惊动了他,他转过身来,有些急切的问,“让你打听的事办的怎样了?”

  阿九拧眉,“爷,小的打听过了,轻舞自幼父母双亡,哥哥好赌,甚少管她,轻舞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。邻里都说没看见她拜过谁为师,她也从未行过医。”

  似乎是预料之中,又是意料之外。

  锦王凛冽的表情缓了缓,拨弄着碧绿剔透的玉扳指,笑意盎然,“此事蹊跷,却愈来愈好玩了。”

  阿九知道,爷从镇国府回来后,就一直在琢磨白天发生的事情。阿九也觉白天的事情透着古怪,可是阿九一向懒得动脑子。所以活得惬意。

  “阿九,替爷更衣,爷要去会会锦王妃。”

  阿九惊得呆若木鸡——

  爷不是一向对王妃避之唯恐不及么?

  这深更半夜的,爷竟然主动去见王妃?这这这——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么?

  “诺。”阿九答应得爽快。

  将爷崭新的苏绣月华锦衫给找了出来,锦王瞧见这泛着月华的衣裳,恶狠狠的瞪了阿九一眼。

  这厮起了邪恶的心思不是?却又懒得让他再去翻衣柜耽误时间了,所以将就着穿上。

  素暖今日睡得特别早,可是刚刚有了睡意,轻舞就慌里慌张的跑进来禀报道,“王妃,锦王殿下过来了。”

  素暖惊得一骨碌爬起来,“他……他来做什么?”

  这深更半夜的,这孤男寡女的,他来做什么?不会是要她侍寝吧?

  素暖没来由的慌乱起来。

  来不及收拾整理,锦王殿下就兀自走了进来。

  轻舞看到锦王殿下今日一袭崭新的月华长衫,愈发衬托出他日月同辉的俊逸卓然。再瞥一眼锦王妃,一头如墨的发丝像瀑布一般落在腰际,黑濯石般的瞳子灼灼其华,白色的亵衣亵裤,正是一副干净无暇的水墨画。

  这两人看起来真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。

  轻舞绝对自己多余了,娇笑着便要离去。

  “轻舞,你留下。”锦王殿下坐在红木雕花椅子,身体微微后仰,一身倨傲的气质更加突兀。

  素暖展眉,这人留下轻舞,想必对她哑巴的身份,深信不疑。

  “轻舞,本王问你,信陵侯家的小公子,真是你救的?”

  锦王开口,素暖才放下的心,又悬了起来。

  这人洞若玄冥,看来起了疑心了?

  轻舞的目光偷偷的觑了素暖一眼,面对镇国府大夫人时,她尚能保持冷静。可是锦王殿下毕竟是自己人,而且殿下洞若玄冥,不太好忽悠,以轻舞的意思,不如全权告知。可是她不知王妃是否与她秉持相同的意见。所以偷睨眼王妃。

  素暖目光呆滞,瞥向其他地方。

  轻舞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  锦王望着轻舞,只见她目光闪烁,又将寻助的目光瞥向傻子。慧黠眼眸透着一抹戏谑的意味。

  “轻舞,你看那傻子干嘛?难不成,她还能给你出个主意?”锦王漫不经意道。

  轻舞心虚道,“殿下,信陵侯家的小公子,确实是奴婢救的。”

  “哦,是么?刚好,本王最近身体欠恙,动辄疲乏无力,轻舞,你替本王诊治诊治,看看本王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锦王不着痕迹道。

  轻舞怔了怔,“殿下,你看今日晚了,光线不甚很好,明日轻舞定替殿下好好看诊一番,如何?”

  锦王站起来,点头,“也好。如此,你伺候这傻子好好休息吧。”语毕扬长而去。

  锦王刚走出屋子,轻舞便瘫软在地。拭着额头渗出的西汗,踹了口气。

  “呼——”

  锦王偏偏又折了回来,看到轻舞狼狈的模样,俊彦上浮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得意笑庵。

  素暖暗暗咬牙,这人好生腹黑啊。

  他这突然杀回来,轻舞不会行医的事实显然败露。

  不过且看他折回来如何圆场……

  锦王忽然坐在锦床上,素暖杏眸圆睁。

  锦王抬起素暖的下巴,状似不经意的模样道,“对了,轻舞,听说这傻子不是天生的哑巴。你既然医术精湛,何不替她看看,这哑巴能不能治好?”

  语毕,大笑着离去。

  这回轻舞得了教训,跟随出去确认锦王殿下走了后,才反手关了门。

  “王妃,怎么办?”轻舞六神无主的询问素暖,“殿下让我明日替他看病,我会露馅的。”

  素暖道,“别慌,他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。我们走着瞧。”

  次日一早,锦王神清气爽,在花园的石桌旁坐着,惬意非凡的品茶,赏花。

  菊花竞相争艳,与不远处的海棠园相接,各有秋色。

  阿九带着轻舞,素暖一路走来。

  轻舞还背着一个医药箱。这是素暖连夜为她赶制出来的,里面有用于针灸,艾灸和望闻问切的一些基本医疗仪器。

  锦王远远的就看见这醒目的医疗箱,眸子里蔓出惑色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